本轮疫情已波及到16省份了?现在累计确诊达到538例

本站整理 2021-11-02 16:33

  从10月17日开始,我国出现本土疫情确诊病例,截止目前已经累计确诊病例538例例,这其中12个省(市、区)报告的病例与内蒙古额济纳旗有关联,此外4省6地出现了独立于该传播链的疫情。

本轮疫情已波及多少个省市

  感染,隐匿传播,由流动的人群带到全国,随后燎原——德尔塔病毒的套路不变——弯弯曲曲地在全国画出一整条“超长传播链”。

  这场从额济纳旗发端的“蝴蝶效应”,让全国近一半的省份都同频感受到了翅膀的震动。

  而这种震动,早已不是第一次。

  超过100人的大规模疫情成为常态?

  根据八点健闻不完全统计,自今年5月以来,我国本土经历了7轮“确诊人数百人以上”的疫情。

  5月底到6月,广州疫情,累计确诊153例,波及3城,

  7月,南京疫情,感染人数超过500人,波及全国15省33市;

  8月,扬州疫情,累计报告确诊病例568例;

  8月,郑州疫情,本地确诊138例。

  9月,福建疫情,累计确诊467人,波及莆田、泉州、厦门3个城市;

  10月,额济纳旗疫情,累积确诊400余人,传播链波及全国12省;

  10月,黑河疫情,目前共确诊105例,还在继续增长中。

  和去年的大规模疫情集中在秋冬不同,5月底以来,我国几乎每个月都有一起大规模疫情爆发,在某些月份里,甚至有2-3起超百人以上规模的疫情,几乎是“循环播放”。而且,前一波疫情还没有结束,后一波又战火重燃,几乎没有喘息时间。

  今年5月底以来的疫情波及面之广也远超去年,疫情跨省超长传播,在额济纳和南京疫情中,都影响了近半个中国。

  而在一轮轮的疫情“洗礼”下,工作人员历经防疫之难,公共卫生官员疲于“灭火”,个体也在时松时紧的出行政策、时绿时黄的健康码、时开时封的城市中,尝尽了疫情“持久战”所带来的疲惫感。

  没有容错率的病毒

  5月的广州疫情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这是德尔塔毒株第一次“冲击”中国防线,并引发较大规模的疫情。比野生毒株高出2.4倍的变异株,在这一次遭遇战中,让中国的防疫体系见识到了它的超强传播力。

  此后,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传入成为国内疫情的常态。

  广州疫情后,基本上每一次疫情的规模,都超过了百人之上。和去年相比,情势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德尔塔毒株对防疫体系几乎没有容错率,外防输入的哪怕是微小的漏洞,也会在变异毒株面前,暴露无遗。

  从广州沿海航空口岸城市,到内陆城市南京的机场,再到西南瑞丽、西北额济纳旗等陆地口岸,狡猾的德尔塔变异毒株基本上找到了所有的防线漏洞,通过进口冷冻食品链,集装箱,货运司机等,引发一波波疫情。

  随后,境外输入的病毒又在国内的传染病医院,小诊所、学校、旅游景区的餐馆等场所,找到了进一步传播的突破口。可以说,一波疫情就暴露出一个或多个防控的薄弱环节。

  空港口岸的防控做好了,陆路口岸又出现问题。“国内疫情此起彼伏,顾此失彼,主要和病毒的特点,以及国外逐渐开放带来的必然的后果。”安德森癌症中心放射外科中心主任张玉蛟总结。

  张玉蛟认为,在中国周边国家逐渐放开,感染人数居高不下的态势下,中国的防疫体系会感到越来越吃力。

  特别是最近西北额济纳旗疫情再次证明,接壤的外蒙古的疫情严重程度,和国内输入风险密切相关。

  此外,和去年相比,今年国内的社会活动基本已经恢复了常态。刚刚过去的2021年国庆假期,国内出游达到5.15亿人次,恢复至疫前同期的70.1%。

  本轮疫情的风暴眼额济纳旗,就是热门旅游目的地。“十一”假期,额济纳旗就预计会接待约140万人次的游客。

  注射疫苗导致无症状感染者增多,也进一步加大了早期发现疫情的难度。病毒隐秘传播的时间越长,疫情规模也必然越大。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长期的高压防疫政策,却仍然难免顾此失彼,也导致民众情绪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认为,抗疫疲乏的心态和情绪今年尤其明显。“拖的时间长了,大家都放松警惕了,也不像去年那样戴口罩了。”

  “如果中国决定接下来的一年内仍然采取病例清零的策略,那么常态化爆发所导致的局部地区封锁、封城等现象也将成为常态,而且频率会越来越高。”张玉蛟说,“但是民众的承受力和耐心减少,两者并道而驰,会给防控带来更大挑战。”

  防疫政策还能再加码吗?

  所幸的是,数次波及多个省市的大规模疫情,最终都在1~2个月内清零。

  为控制蔓延的疫情,多数城市都采取了全员核酸检测、甚至半封城的举措:

  突然阻断的交通路线或出行计划、深夜时分长长的核酸检测队伍、祈祷千万不要变色的健康码,这些因疫情而生的画面,变成了不少人关于2021年抗疫的共同记忆。

  每一次因德尔塔毒株而起的传播疫情,除了让防疫人员辛苦劳顿,给疫区人民造成不便和麻烦外,其造成的隐形经济损失或代价,也不可计量。

  面对此轮波及16省的疫情,各地的防疫政策仍继续加码。

  10月25日,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在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提出“时空重合”的防控措施,即民众若曾与报告病例于同一时间段出现在同一社区、同一商超、同一车站机场等地点,则暂缓返京。

  日前,黑龙江省黑河市为防止疫情外溢,一度将黑河市户籍居民的龙江健康码统一变更为“黄码”,导致长期在外地工作、生活的黑河市户籍人员无法返乡。截止10月31日,黑河市已紧急解决了近17万人的“复绿”申请,可见波及范围之广。

  江西上饶市铅山县由于新增1例阳性患者,当地交警发布通知称,全县当晚交通信号灯统一调整为红灯,以减少人员及车辆流动,闯红灯者将按违章处罚。

  该通告引发众多批评,文章随即被删除,当地交通也重归秩序。

  多轮疫情冲击下,社会像是被过度拉伸的弹簧,尽显疲态。

  位于中国西南边陲、拥有38万人口的瑞丽,是高强度防疫政策下的极端样本。

  自今年3月开始,瑞丽连续暴发疫情,境外输入病例激增。

  在“外防输入”重担下,瑞丽采取了极其严格的防控措施,长时间多次隔离、停工停产停学,使城市几近停摆:居民失去收入;菜场超市关闭,人们开始从“黑市”上购买生活物资;外出者因道路封锁无家可回;刚出生的婴儿做了70多次核酸…….

  一年前,变异毒株尚未侵入,国内疫情亦未形成大规模跨地域传播态势,面对一年内几次局部疫情暴发,封城举措尚能承受。

  而一年之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9%,不及预期。面对更为狡黠的病毒、以及局部疫情的常态化,社会能否继续承受代价高昂、频繁高压的防控举措?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张洪涛将今年的情况比喻为“月经疫情”,他认为疫情在短期内仍会频发,而现有高强度的防疫措施很难持续,应该比较每轮疫情的重症率、死亡率及其产生的防疫成本,如果感染的危害较轻,可以适度放宽政策。

  “防疫计划不能一刀切,全国都采用同样的标准。我提倡建议防疫特区,观测在不影响居民正常生活的同时可承载多大的病例的输入量,为今后积累经验。”张洪涛说。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