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当狗面拿走狗盆 狗子做错了什么?

本站整理 2021-08-19 10:55

  广州一大妈捡废品时,看到路边狗的“铁饭碗”,便顺手“拿走”(当着狗的面)。事后狗主人通过监控视频找到当事大妈,她却还不高兴。严格来讲,大妈的行为算是典型的“毛贼偷”,也就是没被发现就当“捡的”,被发现就会因“不值钱”走向和解。所以这事在舆论场上,自然很难掀起道德审视和法理追问。

大妈当着狗的面拿走其饭碗

  不过有必要说明的是,短讯在传播的过程中,特意加入两个戏剧性的描述:其一、关于狗的特写镜头是,看着大妈离开的背影(拿走“铁饭碗”),狗一脸懵逼;其二、关于舆论声音的反馈是,这年头连狗的“铁饭碗”都有人抢。

  到此为止,“毛贼偷叙事”就彻底转向“笑料叙事”。就“其一”来讲,显然是基于狗的存在,从人的心理视角在做具体的控诉。说到底如果不当着狗的面“拿走”,就算也是故意的行为,总还是让人觉得不那么扭曲。因为当着狗的面拿走,很大程度上就不只是“偷盗的行为”,更有种“抢劫的即视感”。

  而“其二”的舆论表达,除却有对当事大妈的控诉,同时也透着人们对“铁饭碗”本身的戏谑。要知道长久以来,人们对于“铁饭碗”始终存在各种各样的争论。而大妈当着狗的面拿走其“铁饭碗”,正好“一语双关”的击中人们的焦虑心境。

  因此回到舆论的性质上,“大妈当着狗的面拿走其铁饭碗”就成为不折不扣的笑料。当然在这个问题上,其实也透着见怪不怪的世俗心态。毕竟在市井中“毛贼偷”的问题总是存在的,甚至对于“毛贼偷们”来讲早已成为周邻口中的“不洁之人”。

  只不过碍于街坊情面,很多时候人们并不会大张旗鼓地对“毛贼偷们”进行打击,也就是能私下解决,绝不会公开追问。在很大程度上,这貌似也算是“街坊自治”中比较宽容的一面,不过在相对原子化的社区中,宽容的“街坊自治”却也已经不复存在。

  要承认大妈的问题,并不在于是否当着狗的面拿走其“铁饭碗”,而在于她本身的行为透着“贫困之恶”,并且这种“贫困之恶”中最为可怕的并不是经济上的匮乏,而是认知上的不分是非。

  虽然我们总认为“经济匮乏”影响道德水平。但是如“大妈当着狗的面拿走其铁饭碗”的事,最主要的问题并不在于大妈吃不饱穿不暖,而在于她以为那样的行为不会被怎样,并且还能卖钱。

  在这个行为的定性上,过去人们普遍归因于“特殊年代的影响”。可事实上对于“毛贼偷们”来讲,最大的问题在于不能感受“别人失去时的痛苦”,以至于在具体“作恶”的时候,还把“被发现”归为运气不好,或是对方太当真。

  另外大妈拿走狗的“铁饭碗”动机就是为卖钱,但是她也很清楚不值多少钱。在这个问题上,其实跟大学校园操场上的“捡瓶人”差不多。很多时候,如果瓶子在主人视线内,“捡瓶人”还会在“水喝净”的情况下再去捡,可要是瓶子不在主人视线内,那么就会被直接捡走。

  我们都清楚,绝大多数大学生都比较好说话,这使得“捡瓶人”在直接捡走的过程中,就更为肆无忌惮。所以很多时候,就算真的有大学生会喊回“捡瓶人”掰扯,但是因瓶子里的水已经倒掉,最终也只是牢骚几句。

  对于这样事情,如果仅就具体的损失来讲,往往也就“小半瓶水的问题”,因为对于超过半瓶水的情况下,“捡瓶人”也不敢太过放肆。不得不承认,无论是“毛贼偷们”,还是“捡瓶人们”,都在拿捏适当的“捡拾尺度”,因为但凡超限就会不可收场。

  与此同时,狗主人在找到当事大妈时,她很不高兴。对于这样的结局,其实也是可预见的。虽然我们总说“毛贼偷们”道德上确实存在瑕疵,但是对于他(她)们来讲,却也并不是彻底无视道德约束。

  不得不说,“毛贼偷们”的心理图景很是微妙。就以“大妈当着狗的面拿走其铁饭碗”的事而言,当事大妈很可能在生活中是个“很好的长辈”,但是所谓的好也只限于亲密关系中,稍微往外探,很可能就会瞬间坍塌。

  至于狗主人来讲,之所以会把监控视频祭出,并不在于“狗的铁饭碗”值得这么做,也并不在于“真要惩罚大妈”,而在于事情本身直指“笑料”场域:一方面,现在的狗都严重宠物化,连自己的“铁饭碗”都守不住;一方面,大妈“以捡拾之名行偷盗之实”,确实有些吃相难看。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