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猥亵幼女老人自杀以证清白 名誉损害和自杀不存在必然联系

本站整理 2021-02-25 13:51

  既是邻居,又是亲戚,本是亲上加亲的两家,因为一场事关清白的矛盾却闹出了人命。

指猥亵幼女老人自杀以证清白

  2019年6月22日,山东滨州56岁的于梅听孙女说同村67岁的尹海猥亵了她,于是一个电话打到了尹家,尹海矢口否认,但是两家的矛盾却愈演愈烈。

  为证清白,羞愤的尹海服下农药身亡,子女将于梅一家告上法庭,要求他们就“诽谤”所导致的死亡承担责任,法庭上,双方激辩……

  被亲戚家孙女指认猥亵,67岁老伯喝农药自杀以证清白!儿子将亲戚告上法庭

  以死自证清白?亲戚闹上法庭

  尹海一家和于梅一家同住在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是邻居也是亲戚。2019年6月22日中午,于梅的孙女小璐说尹海猥亵了自己,于梅听闻之后很生气,随后就给尹海和其老伴张云打电话理论。电话里,于梅辱骂了尹海,尹海否认了小璐的说法。后来,尹海的女儿来到于梅家解释此事。

  6月25日早上,于梅和小璐来和尹海对峙。尹海夫妇还曾经找过同村的尹强,让他调解双方的争议事宜。

  当天中午11时许,尹海在家中喝下了农药。下午两点被发现后,尹海被送至医院住院治疗,但是第二天,根据住院病案出院情况显示,还没等治疗结束,“患者家属表示拒绝检查等治疗措施,签字办理出院手续”。

  就这样,住院还不到1天,6月26日上午9点,尹海就出院了,并在出院的当天下午4时许死亡。下午,尹海的儿子报警称,因遭人诽谤,父亲喝药自杀。

  9月18日,滨州市公安局沾化分局对尹海被诽谤一案,做出不予调查处理的决定。同日,对尹海涉嫌猥亵儿童案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

  尹海的家属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于梅一家停止侵权行为,公开赔偿道歉,并要求于梅承担因其侵权行为造成损失的50%责任,赔偿30万余元。

  一审法院:不必然,但有关

  尹海的死亡与于梅的行为是否存在关联?如果有,应该承担多少责任比例?

  法院审理认为,于梅在听闻孙女遭到猥亵后,没有通过报警来调查取证,而是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打电话进行理论,并在电话中进行辱骂。

  从证据来看,并不能证明尹海存在所谓的“不轨行为”,此时由第三人尹强介入协商处理此事,法院认为此行为在客观上严重影响了公众对于尹海的人格评价,加之于梅在协商中的不当言行,加重了尹海的心理负担,让其感受到不公正的社会压力和心理负担。

  法院认为,虽然名誉损害和自杀不存在必然联系,但是尹海的死亡和于梅的不当言论具有一定的关联性,因此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尹海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遭遇困难时应正确面对,而不应用自杀这一极端方式,因此其对自身的死亡负主要责任。根据实际情况,法院酌定于梅承担10%的责任,赔偿损失6万余元。

  至于尹海家属要求于梅一家进行公开道歉的诉求,仅从原告提供的一份微信聊天截图来看,不能证实尹海的社会评价被降低。按照相关规定,恢复名誉、消除影响的范围,一般应与侵权所造成的不良影响的范围相当,因此对于公开赔偿道歉不予支持。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