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养老院暴雷背后的6000名老人 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本站整理 2021-01-28 15:34

  一 “江里冷,要把他捞上来”

养老院暴雷背后的6000名老人

  湖南益阳,上午十一点,张志成拿上一面鼓匆匆赶往江边。他听说有老人从资江一桥跳下,尸体还没找到。时值寒冬,江边水雾弥漫,楼房和树木都隐匿起来。张志成站在碎石滩上,“咚咚咚咚”地敲起鼓,一敲便是四五个小时。鼓声吵闹、单调、连绵不绝,向远方传去。在湖南,敲鼓是一种为亡者招魂的仪式。

  这是1月21日。鼓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驻足。有人问张志成,“你为什么要打鼓?”

  张志成说,“江里冷,要把他捞上来。”

  张志成敲鼓的视频随后被博主“刘壹木”传在了网上。人们很快知道了自杀的老人名叫曹迎林,62岁,生前没有正式工作,将17万积蓄投给了“纳诺养老院”后,因一场暴雷化为乌有。1月23日,曹迎林跳江的四天后,潜水员终于在河底的一处暗礁找到了他。尸体打捞上来时,曹迎林赤裸着,浑身发白,双手合十紧紧地扣在一起,像是仍然维持着跳江时的姿势。

  记者们纷纷涌向这个三线小城。人们更惊讶地发现,曹迎林不是孤例。据一直跟进养老院暴雷的维权志愿者刘一木、唐朝统计,至少有六千名老人陷入了预定养老院床位服务暴雷后的困境。67岁的刘先生投了7万,得知养老院的老板自首后,他自我安慰道,“现在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有什么办法呢?”王雨离了婚,嫂子以无依无靠为由拉着她一起投了衡福海养老院,每人五万。暴雷后,王雨整晚整晚睡不着,现在在广州做清洁工,靠每月2000元的工资维持生计。而71岁的李有才得知她交的三万预定养老服务金再也拿不回来后,猝死在了卫生间。清理遗物时,儿子才发现,她的存折上只剩下17.77元。

  82岁的蒋建国在讲述养老院暴雷之前会体面地拿来五本红皮证书,一本一本地讲给你听他获奖的经历。作为一名从业30年的高级物理老师,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对中国的教育事业做出了一些贡献。但这并不能阻挡金钱一次又一次地消失——2015年,他在女儿的劝说下将12万投入一家 P2P 理财项目,随后暴雷。两年后,他再次将5万投入衡福海养老院预定了一张床位,希望能在两年后安享晚年。直到这最后一笔积蓄也消失了。

  有老人朝桃江县都好养老院的老板下跪,求他,说丈夫患癌,能不能把投资的20万拿回来。有老人干脆睡在了胭脂湖养老院的大厅地板,冲老板骂你这个狗男人,欠我们几十万就是不给。一位没有子女、没有丈夫的孤寡老人想要回自己的手术钱,和衡福海养老院的老板扭打起来,却被老板的指甲划伤了手,鲜血直流。

  68岁的高焕英从没想到“暴雷”这样的互联网词语会和她联系在一起。她不好意思地笑,“以前很少听到过这个(词)”。她对“暴雷”的理解是,“都瘫痪了样的,不能够兑现,钱都拿不回来了,和事实完全不一样!”

  先是她的大妹妹投了五万,紧接着是89岁的老母亲,再是她,再是小妹妹,一家人总共投了45万进去。老母亲舍不得吃穿,经常到菜市场捡菜吃。后来弟弟妹妹让高焕英保管母亲节约下来的8万元,她便拿去订了衡福海养老院的床位。她形容说,去年八月得知养老院的老板自首后,自己“魂都没有了”,现在是“四面受敌”。

  母亲天天坐在家里哭。半年过去,高焕英的母亲开始呈现老年痴呆的迹象,无法自如行动,每天坐在椅子上,面容凹陷,弓着背,起来需要人扶。听见高焕英讲投资养老院的过程,母亲时不时要插嘴,“真的搞不清楚!”高焕英让她别说话,母亲又自言自语,“各个搞么斯(这怎么回事)!”

  刘朝花没敢将养老院暴雷的消息告诉自己的母亲。去年夏天,阿姨给她打电话说暴雷了。母亲有冠心病,她怕母亲知道了消息之后接受不了。前阵子母亲做梦,说梦到养老院黄了,赶紧去把钱取出来。刘朝花还骗母亲说,没有的事,你放心。

  这场养老院预定床位的风波甚至传到了最末梢的农村。桃江县曾家坪村的丁丽华将藏在抽屉里的五万块全部拿出来投给了桃江都好养老院。这是她依靠串竹制凉席(一天只能做一床一米五的凉席,赚十元钱)、当保姆、当临时环卫工攒下来的全部积蓄。得知钱取不出来后,她气得血管瘤破裂,倒在了家里,“什么都不知道了,跟死了一样。”

  所幸丁丽华被抢救了回来。现在,她坐在堆满陈年老竹、丈夫从城里拿回来的多余的建筑木板的砖房里。因为来了客人,她才舍得烧一口铁锅烤火取暖,昏暗的灯光下,老竹毕毕剥剥地炸开。

  她伤心地说,有村里人嘲笑她,说她是农村人还投养老院,自己又没多少钱,“农村不像在城市,明白了吗?”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