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儿童村是强拆还是“协助搬家” 杀人犯的孩子就不能穿新鞋么?

本站整理 2020-12-18 15:53

  “偌大的沈阳,为什么就容不下我们这10亩地?”自阳光儿童村被拆之后,这是付广荣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68岁的付广荣又被称作“付妈妈”。在1999年付广荣将第一个孩子领回家以后,她就逐渐习惯了这个称呼。付广荣共有64个“孩子”,其中43个为女杀人犯的孩子,21个为出狱的少年犯。从2000年起,付广荣和这些孩子共同生活在阳光儿童村——沈阳市大东区榆林大街26-3号、一个依靠社会捐助维持的“家园”。

阳光儿童村是强拆还是“协助搬家”

  2020年11月6日,付广荣和孩子们的家没了,阳光儿童村被强行拆除。近日,《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阳光儿童村已是一片狼藉,只剩下满地的建筑垃圾。

  11月22日,沈阳大东区前进街道办事处人士回应《财经》记者称,阳光儿童村租用集体土地建设,没有在相关部门备案,属无证房屋,经评估,该区域当前征收补偿价约600万元,但儿童村提出4000万元的补偿要求,且要求进行异地安置,双方最终没有达成共识。

  运行近20年的阳光儿童村已成历史,付广荣和她的“孩子们”命运何往?

  是强拆,还是“协助搬家”?

  周良是在阳光儿童村长大的孩子之一,他一直负责儿童村的日常管理,但现在已无事可做。“家没有了,哪怕再给我们重建也没有那个味道了,这个院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有我们的痕迹,那些树都是我们一起种的,现在也都被砍了。”周良说。

  据周良所述,11月6日那天自己没什么事,睡醒以后没有急着起床,正躺在床上玩手机,突然发现正在充电的手机断电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几名男子已经冲进卧室将他带出了房间。周良后来才意识到,应该是有人翻墙进了院子,随后剪断院门上的锁链,给其他人开的门。

  周良称,自己被人带到一辆车上时,身上只穿着睡衣和塑料拖鞋。一同被带上车的还有儿童村一名志愿者的孩子,他们的手机都被收走,只能眼睁睁看着三四台挖掘机把自己住了20年的家夷为平地。周良说,就连他去上厕所,都会有两个人跟着。

  拆迁持续了三天,付广荣告诉《财经》记者,事发时还有6个孩子因在附近工作,居住在儿童村里,被拆迁后自己和几个孩子无处可住,后来经过他人协助沟通,儿童村所属的大东区前进街道办事处才在附近一家酒店为他们开了4个房间。

  住进宾馆时,7个人都没什么行李。周良身上不太合身的外套,是被困在车上时实在太冷,拆迁方工作人员给他的,其他的衣服和裤子则是儿童村里其他的兄弟给他拿来的,贴身穿的睡衣和内衣,已经几天没有换洗过了。

  11月12日,《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阳光儿童村只剩下建筑垃圾,地上随处可见一些破碎的照片、报纸、杂志、书信。付广荣酒店房间的桌子下面,有一个纸箱,里面放的都是从废墟中捡回去的残破文件。“最让我心疼的是我这么多年积攒的书,还有全国各地的女犯给儿童村写的1万多封信。”

  付广荣告诉《财经》记者,起初她希望可以不拆儿童村,“这里承载了很多孩子的回忆”,如非拆不可,她则希望拆迁方能为儿童村择址重建。然而从6月份接到拆迁通知起,她一直没能和对方有效地沟通解决方案。“只有一次,他们来了两个人,有个人坐下和我聊天,另外一个人拍了一张我们聊天的照片,但是也没有确定处理方案。”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