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班主任索贿遭其他家长泼热水 谁泄露举报者个人信息?

本站整理 2020-11-25 15:39

  在家想了整整两天,汪文月还是决定举报曹老师。9月27日上午8时许,在上班的第一时间,她拨通了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举报电话。

  然而,令汪文月没有想到的是,她举报曹老师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让她心力交瘁。11月12日,汪文月向记者反映,她举报之后没多久,她的举报人身份就被人故意泄露,有家长建群对其进行了人身攻击,还带领数十人到学校门口和操场上进行声讨示威,并威胁她不撤销举报就不让全班同学上课。当她在学校校长主持下与曹老师协调关系时,被一学生家长用热水兜头浇下。

  汪文月说,气愤之下,她的弟弟在班级群里骂了几句组织声讨她的家长,并和她一起去组织者家理论时踢了对方的门;在对方女儿两次拳击儿子的情况下去找其女儿理论并揪了其衣领,她们因此受到了行政拘留20天的处罚。而对方在泼自己热水、公开组织游行声讨谩骂自己、威胁自己母亲并踢母亲的门的情况下,并没有受到相应的处罚。

  对于汪文月的举报,被举报的曹老师称并不属实,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回应曹老师并不是索贿,具体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

  汪文月质问教育局石油分局泄露自己举报人身份信息的短信

举报班主任索贿遭家长泼热水

  学生家长举报班主任一个多月让送四次礼

  汪文月是河北沧州人,她的儿子顾明在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上小学四年级。曹老师是儿子的班主任,也曾经是她上学时期的班主任。举报曹老师的原因,是源自9月25日下午17时儿子顾明的一通电话。那天放学后,已上四年级的儿子在电话中哭着对她说:“妈妈,曹老师又针对我了。班里要选出八名‘二道杠’。选举前,曹老师说,要选英语好的、纪律好的、体育好的,就是不能选学习好的。”

  顾明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年级数一数二,不让选“学习好的”,他觉得是针对他的。挂断电话,汪文月心里很难受,她觉得孩子不该承受这些。她认为这是曹老师又一次在报复自己和孩子。之前曾有两年时间,她与曹老师的关系处于恶化状态,她认为孩子一直在遭受到报复。今年疫情以来,两人关系有所和缓,但在中秋节前,曹老师再一次给其车钥匙时,她没有给其买东西。她认为正是此举导致了“不能选举学习好的”。想到多年的遭遇,她忍无可忍,才选择了举报。

  汪文月举报的事由,源自2017年儿子顾明刚上一年级时,曹老师向其索贿的事儿。据她回忆,当年,学校召开秋季运动会时,因为曹老师曾经教过她,就让她独自进入校园,并把车钥匙塞到了她的兜内。当时她还问:干嘛?让我兜兜风啊?曹老师笑了笑,没有说话。她懂得曹老师的意思了,就出去开了曹老师的车上了街,但因吃不准曹老师是让洗车还是让加油,她在大街上一直转悠。等转悠到运动会快结束时,才回家拿了米面粮油等;后感觉这些东西拿不出手,便又去超市花1000多元买了茶叶,还在车中放了1000元钱。然后托人将车钥匙捎给曹老师。下午见到曹老师时,曹老师还说东西有点多了啊,咱们关系不至于如此。

  后来,快过中秋节时,曹老师在微信里抱怨单位只发了几桶油和一袋米面,并询问汪文月你们还发不发螃蟹,她回答说肯定要发,并问怎么了。曹老师没有说话,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给他到市场上买了数百元的螃蟹。

  再后来,他又要了一大箱子生蚝,还有两箱苹果梨。“不能说是他直接要的,但都是在他的暗示下没办法才送的。”汪文月说。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让她送了四次东西。“教育局调查的时候说价值4000多元,顶我一个月的工资了。”汪文月说。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