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家属成药贩子卖续命"神药" 印度仿制抗癌药是否有罪?

澎湃新闻 2019-04-08 11:38

  对于这名来自香港的第一被告人,何永高总结称,林其实只是被印度经销商找来充当了“中转站”的角色,“他自己有公司,不差钱,参与进来可能更多是为了帮忙。”

  何永高介绍,2013年初,由于此前“水客”开辟的运货渠道状况频出,许多药品送到病患手中时经常因包装破裂而无法服用。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印度经销商找到了林永祥,希望他帮忙中转,负责将印度仿制抗癌药从香港运到内地。

  “林永祥是开医药公司的,他有资质,可以大摇大摆地把药品从香港运到深圳。”何永高说,此前“水客”带货通常会把整箱的药品拆开,化整为零,这样就容易导致包装破损,“自从林永祥加入进来后,这个问题就再没出现过。”

  2013年底,何永高等人在国内售卖的印度抗癌药在江苏连云港经人举报后,警方很快将柳杨、张旭等人抓获,并顺藤摸瓜将其上下线十余人陆续抓捕归案。2014年7月,林永祥也被警方抓获。

  法院认定,林永祥从2013年初开始,经印度人ANKIT主动联系后,向中国内地销售无进口批文的印度仿制版易瑞沙、格列卫、特罗凯、多吉美等抗癌药共计350万余元。

  此外,连云港中院在一审判决中还认定,柳杨从他人处购进印度仿制抗癌药加价卖给下线喻甦、张歌萌共计345万余元;喻甦从柳杨及他人处购进印度仿制抗癌药,加价销售给他人,总金额为212万余元;何永高从林永祥处购进印度仿制抗癌药,加价销售给他人,销售金额为54万元。

  案件中其余被告人的销售金额最少的5万余元,最多的则有590万余元。

  记者注意到,在一审判决中,尽管法院最终以销售假药罪定罪,但其中关于何永高及林永祥等人销售的药物则描述为“无进口批文的印度仿制药”。

  林永祥的辩护律师葛绍山称,涉案的仿制药是否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假药”,在民间乃至整个癌症患者群体中有另一套“认定标准”,“这里面有一种特殊而微妙的供求关系,而这种关系导致了供货者获罪,甚至有人家破人亡。”

  林永祥的另一名辩护律师邓学平认为,药品管理制度的首要价值应当是生命健康,其次才是药品管理秩序,“既定的制度应为挽救生命留下一条‘绿色通道’。”

  邓学平说,类似的案件在国内并不鲜见,也曾出现过轻判或不予追究刑责的案例,“我们申请江苏高院开庭审理此案。3月下旬,江苏高院已经对案件的被告人进行了庭前讯问,相信很快案件就会有最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