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家属成药贩子卖续命"神药" 印度仿制抗癌药是否有罪?

澎湃新闻 2019-04-08 11:38

  柳治忠告诉记者,妻子刚查出肺癌时,儿子柳杨还在上学,他便自己在网上找到药贩子买到了印度仿制的易瑞沙,“几次买下来,价格从原来的3600元降到了3000元,柳杨还在网上查到了2200元的药,我们都觉得这个行当水分很大。”

  柳杨毕业后在江苏连云港一家医药公司上班,在这期间,他不断在网上查找靠谱的中间商,希望能买到便宜而有效的印度易瑞沙。他的朋友张旭也参与进来,帮助柳杨寻找中间商。

  2010年前后,张旭与身在重庆的何永高搭上了线,这使他们购买印度仿制易瑞沙的价格直接从2000多元降到了千元以内。

  柳治忠说,在他妻子患病期间,由于柳杨总能找到渠道买到便宜的印度易瑞沙,病友们相互介绍之下,越来越多的癌症患者开始联系柳杨,希望能他们带药,“我们家中有病人,很清楚癌症患者遭受的痛苦和家属承受压力,别人打电话来求孩子带药,他根本没法拒绝。”

  因为帮忙带药的数量越来越多,柳杨和张旭的名气在连云港癌症病友圈里也越来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张旭甚至把药卖到了徐州,并在徐州发展了马前、唐宁、马庆志及马毛毛4名下线。

  今年3月29日,马前向记者回忆他接触印度仿制抗癌药的经过时称,他的遭遇与何永高相似,也是因此前从事医药销售而被患者请求帮忙,此后一发不可收拾,“我们从张旭那里拿货每盒是900元,由于进货量大,运输成本也高,卖给病人时加了几百元,每盒1200元左右。”

  据马前介绍,徐州的几名“药商”里,他与马庆志系叔侄关系,马毛毛是他的下线,而唐宁的情况与其他人略有不同,“她因为父亲有肝癌,为买药趟进了这潭浑水。”

  马前说,2013年底唐宁因销售假药被公安机关抓获,她的父亲因此断了半年的药而导致病情恶化,尽管后来又通过其他方式买到了仿制药,但因为经济拮据,他瞒着家人减少了药量,“2018年3月,唐宁的父亲在家中去世了,老人等了4年多,直到死也没能再见女儿一面,他说是他连累了唐宁,亲手把女儿变成了‘假药贩子’。”

  “假药”之罪

  唐宁被抓后,又有包括何永高在内的十多人陆续被抓,而被列为第一被告人的,是一名叫林永祥的香港籍男子。

  2018年8月31日,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销售假药罪,判处该案11名被告人3年9个月到6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另有1人被判三缓三,3人免于刑事处罚。

  一审判决后,何永高与林永祥不服判决提出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