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家属成药贩子卖续命"神药" 印度仿制抗癌药是否有罪?

澎湃新闻 2019-04-08 11:38

  “两种药的包装是不一样的,正版药一盒16800元,只能吃一个星期,印度的药一盒吃一个月,价格在2000到3000元不等。”何永高说,在患者及家属的连番劝说下,他最终答应试一下,并通过自己的渠道联系到易瑞沙在印度的厂家,“厂家说他们不直接销售药品,但向我提供了一份经销商的名单。”

  何永高最终选择了新德里的一名叫贝尔森的经销商,以每瓶1400元的价格购买了12瓶仿制易瑞沙。

  何永高记得,第一批仿制药是通过快递的方式邮寄到国内的,“这些药当天晚上就全部送到了病人手里,每盒药我加收了200元,算是劳务费。”

  何永高没有想到,这次事件过后,他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许多患者慕名前来求药,甚至有肿瘤科的医生打电话来询问详情,说想推荐病人在我这里买药。但从始至终,我没有主动去推广过这个药,没有给医生送过钱。”

  随着求药的病患越来越多,何永高从印度购进的仿制药种类也逐渐增加,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治疗肝癌的多吉美等仿制药的购药渠道,都被他逐一打通。

  但随着购买药品数量剧增,原先通过快递邮寄药品的方式已行不通了。何永高专程前往香港找到一名“水客”,双方商定,由印度经销商将药品空运至香港,再由“水客”把药品带到内地邮往重庆。

  由于进货量急剧增加,印度经销商给何永高的出货价格也从开始的1400元降到了几百元。

  何永高说,那时他已经知道销售印度仿制药在国内不允许销售,“但这个口子一旦开了就很难停下来,停了就断了病人的生路。”

  患者家属成了药贩子

  何永高最终为他开出来的这个“口子”付出了代价。在他所称的这条癌症患者“生路”上,还有其他14人同样触犯法律而受到制裁,其中不乏一些患者家属,柳杨便是其中之一。

  柳杨的父亲柳治忠(化名)谈及儿子,露出一脸自责的表情。他说,柳杨是为了帮母亲买印度仿制药,为了减轻家里经济负担,才走上卖药的路。

  2004年10月,柳治忠的妻子在江苏省肿瘤医院查出肺癌晚期,当时癌细胞已经扩散,他知道,用不了多久妻子便会因肺功能丧失无法呼吸而丧命,“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但6个月治疗下来,病情没有任何改善反而越发严重了。”

  与陈年昕一样,柳治忠在妻子治疗期间也从医生处获知了易瑞沙,但因为价格原因而选择了印度仿制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