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疫情何以卷土重来 2021年会因为疫情封城吗?

本站整理 2021-01-15 17:50

  城郊村的防疫压力

  尽管此次北方疫情的风暴中心河北石家庄仍未找到“零号病人”,但根据病毒的基因测序和流调工作,这次疫情的源头指向了境外,而且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1月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英文)》发文称,对石家庄和邢台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样品进行基因测序发现,两例病例很可能是同一来源,病毒可能起源于之前发现的俄罗斯毒株。

  冯子健告诉记者:“石家庄的疫情虽然发生在农村,但严格意义上讲,它也是个口岸地区。虽然石家庄的病毒是不是来源于机场,目前还没确认,但是它有一个特点,就是发生疫情的村庄离石家庄机场并不远,而且他们也有人员在里面工作,不过到底是不是跟机场的人或者货物有关系,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很多人还注意到,和我们在武汉取得的经验不同——武汉乃至湖北的疫情,主要集中在人口密集的城市社区——这次北方的疫情大多发酵于农村地区,而且根据徐顺清的观察,主要是在城郊村。

  徐顺清认为,城郊村是各级防控体系当中一个较为薄弱的环节。这次石家庄疫情就暴露出了村级卫生体系早期病例的识别和发现能力不足问题。“其实受限于农村的条件,村卫生体系长期以来承担的公卫职责就是很有限的。村卫生所大部分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专业能力也相对有限,只能完成一些很简单的任务,所以村里没办法做到像城市社区的医院那样。而感染者发现一旦晚了,病毒就可能扩散开来。”

  徐顺清还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农村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绝对偏远的地方,比如这次暴发疫情的这些村庄,大部分都是在城郊一带,都是离城市比较近的,它的人员密度和流动性也不低,加上它跟城市的交往非常密切,这就给病毒的扩散提供了有利的人际条件。两重因素叠加之下,这些村庄就更容易受到病毒的攻击。

  “任何疾病的传播,特别是人传人的疾病,都会受到人口的密度,人口的结构,还有人际混合和人际交流的方式的影响。凡是有人群聚集,不管是什么样类型的人群聚集,它都会增加疾病传播的机会。”冯子健告诉记者,“武汉发生疫情的时候,是因为我们采取措施很早,到1月23号以后,全部就封锁了,整个交通也都停摆,人和人之间的接触也已经显着地减少,病毒还没有完全出城,所以农村地区才没有成为重灾区。”冯子健说,虽然农村地区相对城市的人口密度更低,居住更为分散,但还是不可掉以轻心,在疫情发生地区,婚丧嫁娶等人群密集型的活动应该大大减少。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