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大巴乘客砸窗逃生真相是什么?有人受伤吗?

北青网 2018-12-30 17:39

  受伤女乘客:看到司机抽搐闻到异味后陷入恐慌

  昨天我赶到机场路的117医院(现903医院),在骨科住院区找到了还在留院观察的一位受伤乘客。

  这是一位40多岁的短发大姐,正在卧床休息。可能是因为没休息好,再加上前晚受到惊吓的缘故,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

  她的床边,一左一右分别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

  “昨天真是吓死我们了。”姑娘是大姐的女儿。前晚6点多,从清泰街公交站买了票价23元的车票后,母女和一起同路回新市的几个朋友上了大巴。

  “我和同学在后排看手机,我妈妈晕车,坐在前排。”姑娘回忆,刚开始车子还开得好好的,结果就在秋涛北路艮山西路下匝道,发生情况了。

  “我当时都蒙了!”大姐这时也打开了话匣子。“我系着安全带正迷迷糊糊地睡觉呢,突然听到旁边人说‘不好了不好了’,就一下子醒了。”

  大姐回忆,不知道发生啥情况的她抖着手松开安全带,和车上其他乘客都先涌到了车门口。看车门没开、司机正趴在方向盘上抽搐,一车人在闻到了类似橡胶皮烧掉的异味后,陷入了恐慌。

  “我们这一车人,年纪最大的60多了,有两个20来岁的小伙子一看大家都出不去,当机立断,立马拿安全锤把靠右的两扇窗户砸了。”大姐的女儿回忆,因为锤子不大,窗户被砸以后窟窿大概只有两个拳头大小。这时,其中一个小伙直接用手从窟窿处扒开窗户,看到窗户缺口能容得下一个人出去后,就带头从窗户往车外跳了。

  大姐是倒数第二个跳的,想起当时跳窗的情景,她感到很后怕。“窗户离地面有2米,要是白天我肯定不敢跳。当时也是晚上,根本看不清离地面有多远,我牙一咬、心一横,就跳下去了。”

  可能是因为太紧张,动作和力度都没掌握好,脚刚一沾地,大姐就感觉右脚踝传来钻心疼痛。病床上的大姐左腿伸得笔直,右腿只能靠里蜷缩着。我看到大姐右脚踝肿得好高。“大夫说要先消肿,才能打石膏。”

  运输公司:可能会给司机姚师傅转岗

  被诊断出右脚骨裂的大姐至少要在医院待到过年前了。她旁边此前一直沉默的丈夫说,从出事当晚到住院,他们一家住院费加上治疗费已经花了6000多元。

  “我还算挺幸运的。”大姐的女儿说,最后一个跳车的她就是手擦破了一点皮,简单处理后好了很多。“扒开窗户的那个小伙两只手都插着碎玻璃,我下车看到地面上有好多血。”

  前晚9点钟,留在医院检查的11位乘客面对面建了群。

  受伤的11名大巴乘客建了微信群互问伤势

  “我的左脚疼起来了,睡都睡不着了。”“跳下来刚开始还没感觉,现在开始疼了。”我看到,11人群里的头像大多是年轻小伙和姑娘。大家断断续续聊到昨天下午近2点。

  “大姐的医药费,我们肯定会全额报销。”昨天下午和姚师傅从交警大队出来的俞经理说,其实平常每个月公司都会对车队驾驶员进行两次安全教育,涉及不能超载、不能超速、保证充分睡眠及遇到紧急情况如何处置等内容。

  “姚师傅先把车停在路边再拉手刹,是符合我们的紧急制动规则的。”对这次突发事件,俞经理也觉得无奈。“虽然昨天姚师傅的检查结果没问题,但是等到回去再给他做一个全面体检后,即使没问题,还是不会让姚师傅再开了。”俞经理说,公司应该会给姚师傅换岗。“等他休息一阵好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