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杀人案将3月30日宣判 白银案件细节全程回顾

方圆杂志  2018-03-27 14:21

  王护民强调,检察机关在依法惩治犯罪的同时,还要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这是检察机关参与刑事诉讼活动的基本原则。作为该案的公诉人,既要以惩凶除恶为己任,更要体现法治的精神。

  据李向文介绍,在对被告人高承勇的询问过程中,公诉人始终注意对其诉讼权利的尊重和保护,给他充分时间为自己辩解,同时,也不在询问、质证中使用有情绪或者具有压制性、攻击性、强制性的语言。

  李向文指出,公诉人在文明、理性、平和展示相关证据、阐述相关法规的同时,也对高承勇所犯罪行的残忍性以及对社会的危害性给予了谴责。

  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围绕辩护律师提出的辩护意见进行了答辩,充分发表了意见。公诉人扎实细致的工作和有理有据的辩论,也得到合议庭的认可。

  据悉,当天参加庭审的旁听人员向公诉人反馈说,“情、理、法交融的公诉意见,是本次庭审的亮点”。

  法庭上,高承勇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变化

  因为庭审过程非常紧张,以至于王护民在庭审结束后,长长舒了一口气。王护民说,庭审后,他接到了法官、辩护律师、被害人家属、公安机关、检察院上级领导的电话,大家均反映对检察院公诉工作非常满意,认为这是一场高水平的诉讼。听到这些,王护民紧张的心情才瞬间放松下来。

  采访中,王护民还对《方圆》记者(公众号ID:fangyuanmagazine)介绍了法庭上高承勇的一些变化。事实上,随着法庭调查的深入,现场的气氛也越发凝重。许多年前的那一幕幕血腥残忍的画面重新浮现在人们的面前的时候,令人窒息。当被害人的尸检照片、作案现场照片、大量证人证言以及高承勇在公安机的供述一一展现时,旁听席上,被害人家属在抽泣,甚至有人情绪崩溃,试图击打高承勇。高承勇本人的情绪、态度也从庭审第二天开始出现了一些明显的变化,他没有了往日的镇静、冷漠,不但当庭承认自己所犯罪行,而且言辞恳切,在庭审结束后,甚至展现出少有的一面,变得善谈起来。

  王护民分析,庭审的过程,对高承勇的心理应该也是一种压抑情绪释放的过程,他背负那些罪恶近30年,可想而知,并不轻松。

  通过庭审,王护民感觉,高承勇虽然罪不可赦,但并没有完全丧失人性。高承勇在大量证据面前,承认了自己的罪恶和错误。在最后陈述中,高承勇还站出来给被害人家属鞠躬道歉,表示愿意捐献身体器管,赔偿受害人家属,能赔多少算多少。

  王护民透露,直到庭审结束,他本人对高承勇为何从一个受过高中教育的普通农民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都很是困惑。因此,庭审结束后,王护民特意走上前,跟高承勇交谈了10多分钟。

  王护民问:你最初的犯罪动机是什么?

  高承勇说:当初是因为贫穷,想找点钱。找钱时被人发现,就杀了人。

  王护民问:为什么犯下那么多案子?

  高承勇说:有了第一起就有了第二起,后来就失去控制了,不但不害怕,反倒有点欲罢不能了。再后来就纯粹杀人奸淫取乐,享受这个过程了。

  王护民问:为什么杀害的都是普通家庭女性?

  高承勇说:我的身份所能接触的,也就是基层普通家庭的女性。

  王护民问:为什么后来终止犯罪了。

  高承勇说:一是因为岁数大了,没有那么多的冲动了;二是因为体力不行了,控制被害人越来越吃力;三是,因为自己俩孩子都在白银生活、学习,不想因为自己影响他们。

  王护民问:想起以前的事,后悔过吗?

  高承勇说:岁数大了以后,想起以前的事,知道错了,后悔过。但是,后悔也不解决问题了。

  王护民问:你对今天的庭审有没有意见?

  高承勇说:没意见,我认罪,对指控心服口服。